湖南省道教協會官方網站

道教精氣神論

來源:湖南省道協網站整理 時間:2016-03-30

        在道家養生理論中,精氣神被視為人體生命活動的原動力和基本要素。自然界的運動變化離不開太陽、月亮和星星,人體生命離不開精氣神。所以道家有“天有三寶日月星,地有三寶水火風,人有三寶精氣神”之說。精氣神亦稱之為“三寶”、“三奇”、或“三業”,是內丹修煉的大藥,是養生的操作目標。道家認為,天地萬物及人體生命皆生于混沌之氣,“氣生精,精生神,神生明”,養生治身則要循此自然之道:煉精化氣,煉氣化神,煉神還虛。《太平圣君秘旨》說:“本于陰陽之氣,所氣轉為精,精轉為神,神轉為明。故欲壽者當守氣而合神、精,不去其形。念此三合一,久即彬彬自見身中。形漸輕,精益明,光益精,心中大安,欣然若喜,太平氣應矣。修其內,反應于外。,人以致壽,外以致理。”精氣神三者互相依存,缺一不可,共同承擔著維護生命的責任。崔希范在《入藥鏡》中說:“神也,氣也,精也更為體者也。何而言之?精者至生之物,而無形焉,藉氣而為形,在身而為氣,過乎尾閭而為精。精能定于自然,則形何自而衰耶!故日:精者,人之命也。彼能無漏者,是補乎天年之壽而已爾。如其用造化之理,則真精存矣,真形固矣,真神定矣,此長生之道也。”

第一、精是生命的基礎
        道家養生學所說的“精”與中醫理論有所區別、中醫典籍中,“精”專指構成人體生命和維系生命活動的各種精微物質,包括精液、血液、津液等。而道家關于精的概念則涵義較狹,一般專指腎臟之精,亦即具有促進人的生長發育和具有生殖功能的性生理和性能量物質。
      《養性延命錄》說:“道以精為寶,施之則生人,留之則生身。生身則求度在仙位,生人則功成而身退。”為了區別于醫家,道家常以元精、真精、先天精、后天精、交感精等術語來給精定名。
       正如《石函記》所說:“元陽即元精,發生生玄玄之際。元精無形,寓于元氣中,若受外感而動,與元氣分別,則成凡精。”《寶顏堂秘籍》也說:“精在先天時,藏于五臟六腑,氤氳而未成形;后天之念一動,則成為后天之精。” 《入藥鏡》說:“夫人因精而得神,神因念而得命,故命者在于精而已。精者,至真也,生之物也,有名而無形者也,天地萬物皆是精之所生,而積之以為命,其來從乎恍惚焉。”
        以上所說,都把“精”看成是生命的基礎,即生命的根本機能,似乎相當于內分泌或激素,而非醫書所指的生理之精,既然精是生命的機能,它的衰敗,或導致人的衰老、死亡。它的新生、旺盛,可使人健康長壽、精力旺盛,是青春活力的源泉。那么保精、補精、固精,就必然是道家養生的第一要務。
          
所謂保精,即是防淫戒漏。《攝生三要》說:“元精在體,猶木之有脂,神奇之如魚得水,氣倚之如霧履淵。方為嬰兒也,未知牡牝之合而峻作,精之至也。純純全全,合于大方;溟溟清清,合于無淪。十六而真精滿,五臟忘實,始能生子。然此精既泄之后,則真體已虧,元形已鑿,惟藉飲食滋養精血。不知持滿,不知保嗇,所生體已虧,所耗無窮,未至中年,五臟衰盡,百脈俱枯矣。是以養生務實其精。”所以精為命寶,不可妄泄。道家認為,人不自損其天年,便可自終其天年。一般來說,自損天年最嚴重的莫過于好色喜淫、房室無節。
         宋代陳楠在《翠虛篇》中說:“若欲延年救老殘,斷除淫欲行旁門,果將流年永住世,除非運火煉神丹。神丹之功三百日,七解七脫成大還。聚則成形散成氣,天上人間總一般。寧可求師安樂法,不可邪淫采精血。古云天地悉皆歸,須學無為清靜訣。
     ”《內養真詮》亦說:“道之大敵,為一色字。色之害人,甚于虎狼。修仙家只要留得精住,便可長生。如有不節,則侵克年齡,蠶食精魄,真氣去矣,即日夜打坐,有何益乎?語云:油盡燈滅,髓竭人亡,誠非虛語。”上述各論,實質上就是告誡人們重視保精。年輕力壯的在正值盈氣盛時,要戒之在色,不可縱欲;中老年人,已經精虧腎虛了,要持之以節,不可一漏再漏,以致髓竭命絕。
       
所謂補精,大致分為兩類。一類是聚補,即聚精以補精;一類為采補,即采精以補精。聚精之法平實易行,可以自修自習。明代袁了凡說:“聚精之道,一曰寡欲,二曰節勞,三曰息怒,四曰戒酒,五曰慎味。今之談養生者,多言采陰補陽,久成不泄,此為大謬。腎為精之腑。凡男女交接,必擾其腎。腎動則精血必隨之而流,外雖不泄,精已離宮,即能堅忍者,亦必有其精數點,隨陽之萎而流出,此其驗也。如火之有煙焰,豈能復反于薪者哉!是故聚精以寡欲為先。精成于血,不獨房室之交損吾之精,凡日用損血之事,皆當深戒。如目勞于視,則血以視耗;耳勞于聽,則血以聽耗;心勞于思,則血以軸耗。吾隨事而節之,則血得其養,而精亦與日俱積矣。是故聚精之法,次貴節勞。夫主閉藏者,腎也;司疏火者,肝也。二臟皆有相火,而其系上屬于心,心,君火也。怒則傷肝而相火動,動則疏散者用事,而閉藏者不得其職,雖不及合亦暗流而潛耗矣,故當息怒。人身之血,各歸其舍而常凝,酒能動血,人飲酒則面赤,手足俱紅,是擾其血而奔馳之也。血氣既衰之人,數月無房事,其精必厚,然使一夜大醉,精隨薄矣,是故聚精尚宜忌酒。
      《內經》云:‘精不足者,補之以味。’濃郁之味,不能生精;惟清淡之味,乃能補精也。萬物皆有味,調和勝則真味衰矣。淡煮之得法,自有一段沖和恬澹之味,益人腸胃。故淡食可以養精,可以益壽。”袁氏的論述,簡單明了地道出聚精的道理。
        
所謂固精,又稱之為“不漏法”。道家認為,人過中年以后,身體已破,在行保精、補精之法的基礎上,還應以不漏為繼修功夫。不漏又分內外:交合之精不漏、呼吸元氣不傷、思慮之神不用,叫作外不漏,亦叫固外藥。先天之精不漏、先天元氣不傷、先天元精不用叫作內不漏,又叫固內藥。內外不漏名之日“不漏體”。煉此不漏體,充之實之,補之化之,使其返還先天“童真體”,名之為“無漏體”,又叫“全真體”。所謂全真體,即全精全氣神。圓滿完全,無虧無損之元真童體。此修煉階段,道家稱作“煉己筑基”。然后即可轉入煉精化氣、煉氣化神、煉神還虛的修煉。

第二、氣是生命的動力
      
道家認為氣是構成人體生命活動的基本物質。《難經》說:“氣者,人之根本也,根絕則莖葉枯矣。”《抱樸子》也說:“人在氣中,氣在人中,自天地至于萬物,無不需要氣并以氣為生。”因此,“身勞則神散,氣竭則命終。根竭葉繁,則青青去木矣;氣疲欲勝則精靈離身矣。”道教養生學中關于氣的概念與醫家所論不同。醫家所說的氣有真氣、谷氣、宗氣、衛氣、營氣、三焦之氣、二臟之氣。而道家所說之氣,主要是指后天呼吸之氣和先天元氣。
       
所謂后天之氣,即是通過呼吸作用與大自然進行氣體交換之氣。人通過口鼻呼吸,吐納故新,維系機體正常的生命活動。上古的養生家以及后來的道教徒們,一方面從人死則呼吸停止這一自然現象經驗,另一方面又從龜蛇等長壽動物的吐納動作受到啟發,總結和創造了食氣、煉氣、閉氣、呼氣等行氣功法,為中華民族的強身健身作出了杰出的貢獻。
      《道樞·元氣篇》說:“夫人稟天地元氣而生者也,一呼一吸,內外之氣應矣。氣有六,日心、日肺、日肝、日脾、日腎、日三焦,為之主焉。能服是氣,一年通矣,二年行牟,三年功成,其凝玄珠于丹田矣。……故氣之化也,始為血,血為精,精為髓。一年其氣易矣,二年其血易矣,三年其脈易矣,中年其肉易矣,五年其髓易矣,六年其筋易矣,七年其骨易矣,八年其發易矣,九年其形易矣,其神三萬有六千,皆化而為仙矣。”《道樞》所闡述的道理,實際上就是要人們服氣鍛煉來促進氣機交換和新陳代謝,使人的生理機能和生命能力得到改善和發展,獲得長壽與健康,乃至達到道教宗教的最高境界——不死成仙。
        
所謂先天之氣,又稱元氣。道教認為,人的生命是稟天地自然的元氣而生,即元氣通過父母而傳給后代,其物質凝結形式是元精(先天精),其氣化及能量形式為元氣(先天氣)。這是生命的根本,唐代道士吳筠在《元氣論》中說:“人之生也,稟天地之元氣,為神為形;受元一之氣,為液為精,天氣減耗,神將散也;地氣減耗,形將病也;元氣減耗,命將竭也。”按照道教和說法,元氣藏之于腎,以丹田命門為本。元氣源發于腎中之元精,借命門之火熏蒸而成,貯于臍下丹田中,平日靠后天精氣滋養而轉化為各種氣機,并經三焦敷布全身,以實現人體生命系統的活動,同時在男女性活動中通過元精的傳遞,實現其生殖繁衍功能,產生新的生命。在這一過程中,作為生命能量源的先天精氣,會受到不斷損耗,當其耗盡時,生命也就結束了。
        因此要實現長壽的目的,就要防止或減緩先天精氣耗損,通過“煉精化氣”等各種養生手段,使業已損耗的先天氣得到補充和恢復,如能將先天精氣恢復到青少年乃到孩童水平,那便是“返老還童”,修成真仙了。

第三、神是生命的主宰
       
神是指人的精神活動,包括感性的、理性的、直覺的思維意識活動,是人的生命活動的產宰。道教認為,神的興衰直接關系到人體生命的存亡。神散則生萎,神衰則生弱,神亡則生亡,所以養生至要在養神,由于“神為氣之母,氣為神之子”,養神則可養氣,養氣亦可養精,神凝氣聚,氣聚精生,故凡欲寶精養氣,必須養神為先。
     《七部語要》說:“神靜則心和,心和而神全。神躁則心蕩,心蕩則神傷。將全其形,先在理神。故恬和養神,則自安于內;清虛棲心,則不誘于外也。七竅者,精神之戶牖也;志氣者,五臟之使候也。耳目誘于聲色,鼻口悅于芳菲,肌體舒于安適,則精神弛騖而不守;志卸縻于趨舍,則五臟滔蕩而不安。嗜欲連綿于外,心臟壅塞于內,曼衍于荒淫之波,留連于是非之境,而不敗德傷生者,蓋亦寡矣,以勞形而傷神也。”
         
道家認為,與精氣一樣,神也有先天后天之分。先天神又稱元神、元性、真神、真性等,是先天性思維物質本體和潛意識心理能量。后天神又稱之為識神、欲神,即感知、思維、意識等,對于生命本身狀態及發展方向,具有決定性意義。宋代道士張伯瑞在《青華秘文》一書中指出:“夫神者,有元神焉,有欲神焉。元神者,乃先天以來一點靈光也;欲神者,氣稟之性也。元神乃先天之性也,形而后有氣質之性,善反之則天地之性存焉。”他還說:神由心而生,心為神之君。心的本體是無為的,不動的,但卻主宰著萬物。“蓋心者,君之位也,以無為而臨之,則其所以動者,元神之性耳;以有為臨之,則其所以動者,欲念之性耳。有為者日用之心,無為者,金丹之用心也。以有為及乎無為,然后以無為而利正事,金丹之入門也。”這就是說,神藏于心,動則為神。無為之動為元神,有為之動為識神,金丹之道須以無為元神為用。所以要以先天制后天,以元神引元氣,逐步消除氣質之性。只有“氣性盡,而后本元始見。”元神見則元氣生,元氣生則元精產。從這一意義上講,道家的煉神還虛,主要是除欲神,煉元神,使神性形命,俱與道合真矣。
        
綜上所述。可以看出,道教養生學說的實踐基礎是建立在精、氣、神學說之上的,并因對這一學說和某些人要素的偏重而形成不同的養生方法體系。如偏重于“精”的房中術;偏重于“氣”的行氣術;偏重于“神”的修性、存思術,等等。而以精氣神為修煉“藥物”的內丹術,則是把三者有機結合起來的高級養生術。正如道教經典《性命圭旨》所指出的:“以外藥言之,交感之精先要不漏,呼吸之氣更要微微,思慮之神貴在安靜。以內藥言之,煉精者,煉元精,抽坎中之元陽也。元精固,則交感之精自不泄露。煉氣者,煉元氣,補離中之元陰也。元氣住,則呼吸之氣自不出入。煉神者,煉元神,坎離合體而復干元。元神凝,則思慮之神自然泰定,內外兼修,成仙必也。”

摘自《中華長壽大典》

永久免费A片无码无需播放器,永久免费AV无码入口,成年av免费免播放器无码,永久免费AV无码网站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