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省道教協會官方網站

曾理彥道長:關于“道教中國化”的幾點認識

來源:湖南省道教協會 時間:2021-06-28

去年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作了重要講話,宗教工作“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”,是他講話的要點之一,對于道教而言,宗教中國化,就是道教中國化。

說實話,作為一個道教信徒,我最初看到“宗教(道教)中國化”,有不少疑惑,因為自從創立之初,道教就一直土生土長,在各大宗教當中,是“最中國”不過了,怎么還要中國化呢?不過,我想,既然習總書記是講包括道教在內的所有宗教中國化,那么,他肯定是深思熟慮過,其中必有深意。按照這個思路指導,我先是翻開習總書記講話原文認真研讀,而后又搜羅了一些專家大德的分析討論,仔細學習,這樣下來,果然有了不少新認識和新想法,現在我就談談自己的認識,希望大家批評指正。

一、“中國化”的含義

道教中國化,以弄清楚“中國化”的含義為前提,因此,我首先想先說一下“化”字。字典里面,“化”字最基本的意思是:變化,改變,即事物的性質或形態改變。以此為基礎,“化”的解釋有很多種意思,如變化、教化、感化、募化、用火燒、消除掉等等。其次,知道了“化”的深刻含義后,我們再來看看“中國化”。顯然,“中國化”是一個偏正結構,從邏輯上看,“中國”為正,是“中國化”的核心指導原則和方向;“化”為偏,是“中國化”的具體實現過程和方式。

同時,字典上特別指出,作為后綴詞的“化”,指的是使“成為,使變成”,我想,中國化的“化”當即此意。此外,《易·系辭傳》中言道:“知變化之道。”虞注說:“在陽稱變,在陰稱化,四時變化。”可見,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變和化不太一樣,“變”往往過程激烈,表現非常顯著,完成的時間短而急促;而“化”則過程循序漸進,表現相對柔和,完成的時間相對久些,所以我們常說“教化”,而不是“教變”。

綜合上述分析,“中國化”,按照我的理解,就是圍繞“中國”這一核心,采取循序漸進、相對柔和的方式慢慢實現應該有的變化。由此,道教中國化,當指的是要以中國化為原則、目標和指導,在理論和實踐上一步一步地實現道教的漸進變化。

二、道教中國化的必要性和緊迫性

在理清了中國化的含義后,我覺得“道教中國化”非常有必要,具體來說:

第一,“道教中國化”本就是道教的優長所在,是其生生不息的法寶之一。道教常言,我們土生土長,最為中國。這句話,其實富含深意。如果你據此簡單認為,現在的道教本就是中國土生土長的,無需中國化,那就理解得太淺層次了,甚至錯誤了。古人講:“世易時移。”道教也在講,天道周游六虛,處于變動不居之中,按照這個道理,幾千年來,“中國”由奴隸社會進入封建社會,短暫民國之后,又建立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,她一直在與時偕行,波浪式前進。伴隨著祖國的發展前行,身處其中的道教,其實一直沒有停止過“中國化”,南北朝時期寇謙之、陸修靜改革天師道,隋唐時期道教重玄學的興盛,宋元時期全真道、金丹南宗等的新創,明清時期正一道的榮貴、全真道龍門中興以及道教勸善書的廣泛流行,等等,都說明道教一直在傳承中變革,在適應中發展,說白了,就是道教自創立之始以至今天,一直在“中國化”。所以道教所應驕傲的,不是靜態的土生土長,而是動態的土生土長,即動態地踐行著每個時代所需的“中國化”。

第二,“道教中國化”促使我們找準基點,更好地認識傳統道教的缺點與優長。我們知道,任何一個事物都不可能十全十美,都存在優長與缺點,道教也不例外。然而,認識優缺點,需要有個參照標準。當今提出中國化,所包括的重要含義之一,就是根據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現實國情,根據我國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社會、科技、價值觀等領域中的新情況,來審視道教,看看它有哪些內容已然中國化,有哪些內容還需要提升,有哪些內容必須做出變革,推陳出新,從而使之中國化。由此可見,今天語境下的“中國化”,其所涵攝的時代內涵、國情內涵等內在含義和豐富內容,其實就成了一面鏡子,照照這面鏡子,我們道教就可以從中明白我們所具有的優勢與特長,知曉我們所存在的不足和缺點,從而才能對之做出恰如其分地分析和認知。

第三,“道教中國化”為道教現在及將來的發展指明了方向。道教自創立以來,因世應世,不斷發展演變,其生生不息的生命力由此得以彰顯。究其根源,就是它能直面社會所需,并做出相應的選擇,確立新的發展方向,并以此革除不合時宜的“糟粕”,鼎立符合社會需要的新內容、新精華,這是一個在發展中變革,在變革中發展的過程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道教中國化,其實就是道教順應歷史發展規律,適應當今社會所需,及時調試自己的發展路徑和發展重心,使之在煥發生機的同時,更好地融入現代社會,更好地濟世度人,更好地為實現中國夢貢獻力量,為促進世界和平、增進人類福祉發揮更大作用。

第四,道教中國化是道教走出國門,走向世界的核心競爭力和助推力。人們常說,民族的才是國際的。現在不少老外都來學習道教文化,甚至披上道袍,叩拜尊儀,成為道士,究其原因,就是道教與中國文化始終保持一致,具有典型的中國特色和中國魅力。隨著國際交流的深入和加強,可以預見的是,將來道教定會邁出國門,走出華人圈,在國際宗教林立之中占有一席之地,在這種情況下,道教要思考如何更能展現中國風,展現中國特色,既如何體現出最為地道的“中國化”,并將之在弘揚道教的現實過程中貫徹實踐。

三、道教中國化的實踐維度

我覺得,充分認識深層次的、理性的、全面大局的中國化,認清楚“道教中國化”的內在含義包括哪些內容,是踐行道教中國化的前提條件,值得我們好好思索。關于這一點,現在不少領導干部、專家學者、教內高道已經講了很多,比如以道教中國化為契機,繼承和發揚道教優良傳統,塑造和宣傳道教形象;比如從與時俱進、繼往開來的方面來認識和踐行道教中國化;又比如從民族認同、文化認同、社會認同等方面來認識和踐行道教中國化,又比如發揮道教的優勢和特長來實現道教中國化等等。對于從多個方面展開的這些講解,我認真學習了很久,也可能領悟不是很到位,但自我感覺非常有收獲。

綜合以上諸多探討,加上我自己的一些思考,我認為要在實踐中積極踐行道教中國化,需要注意以下三個實踐維度:

第一,發揚道教之認同、維護民族團結之優長,完善道教的“中國化”形象。首先,當代“宗教中國化”的主要含義之一,當包括強烈的民族認同感,任何離間民族團結,分裂中華民族的觀念和行為都是“非中國化、反中國化”的。我們知道,道教一直以來高舉黃帝旗幟,這種努力在中華民族凝聚力的形成和加強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。中國人往往自稱炎黃子孫,以黃帝為華夏始祖、人文初祖,其形成過程中,道家道教起了引領和主導作用,如《列子》《莊子》等道家道教典籍中都敘說黃帝之事跡,尊黃帝為華夏之祖,并以此為基礎形成蔚為大觀的文化傳統,從而維系了中華民族以黃帝為大宗的文化大道統。可見,在宗教中國化過程中,道教應該進一步發揚其強烈的民族認同感優勢,并將之作為道教中國化的主要內容之一來展現道教形象。

第二,發揚道教之繼承、弘揚傳統優秀文化之優長,典立道教的“中國化”形象。中華民族與中國社會是根基于中華文化傳統的,所以,宗教中國化,不但要認同中國傳統優秀文化,還要真正融入中華文化,即將中國傳統優秀文化融化到宗教自身的教理教義之中,這對各個宗教來說,乃是真正做到“中國化”的首要條件或根本要求。任何否認中國傳統優秀文化,詆毀甚至叫囂消滅傳統文化的行為,是與“中國化”背道而馳的。道教文化作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重要支柱性分支之一,不但為之貢獻了大量思想智慧,還堅定不移地傳承、弘揚、踐行傳統文化的優秀內容,諸如尊道貴德、濟世利人;以人為本、和諧共榮;愛國愛教、遵紀守法;熱愛社會、和光同塵;扶持弱勢、幫困濟窮等等,在宗教中國化過程中,道教應該進一步發揚這些優良傳統,并將之作為道教中國化的主要內容之一來展現道教形象。

第三,順應社會所需,加強自身建設,新塑道教的“中國化”形象。如前所述,道教中國化,是當今時代下的中國化,當下,依法治國,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,科技立國,已成為社會各個領域的重要使命,這說明,宗教中國化過程中,要充分考慮這些內容,并將之貫徹到自身發展之中。就道教現在的狀況而言,由于種種原因,如何依照這些要求,對道教教理教義作出新詮釋和新發展,摒棄敝舊內容,增加新內容,如:如何實施依法治教,如何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與道教教理教義相結合,如何將當今科技新成果和道教發展相結合等等,在這些方面,道教確實還做得不夠好,不夠深入,與此同時,教內踐行這些內容的相關人才十分缺乏,培養此類人才的院校和機制還不完善,這都需要道教冷靜思考,看看如何補好短板,迎頭趕上,并盡善盡美地實現道教中國化。

總體上看,道教中國化,既可以看做當今社會對道教發展提出的規定和要求,寄托了社會各方面對道教的殷切希望,更可以看成是道教自身發展規律的必然訴求和應然使命,體現了道教發展過程中內外因合力作用之共同結果。故此,在這個時代潮流中,道教既不能無所事事地隨波逐流,亦不能一窩蜂地盲目蠻干,應該在這個過程中,有計劃地思考謀劃、通盤考量,有組織地按部就班、循序漸進,從而才能有條不紊地全面樹立道教的中國化形象。

以上是道末的一點不成熟的思考,由于學識有限,不當之處,還請大家多多批評賜教。

(本文為作者在湖南省道教協會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系列活動道教中國化研討會上發言)

永久免费A片无码无需播放器,永久免费AV无码入口,成年av免费免播放器无码,永久免费AV无码网站app下载